国画雅集(一)

我们的部分收藏。

董寿平扇面画《兰花》

董寿平水墨扇面画作品《兰花》。
董寿平水墨扇面画作品《兰花》。「 意在清湘衡山之间,偶然命笔,识者得勿笑其拙欤! 八十三翁董寿平 」

董寿平扇面画《兰花》,66 cm 宽。

书画家无心之作,往往胜于有心。古人兴之所至,辄成佳品,王羲之古今第一行书《兰亭序》,便是兰亭修禊时,在薄醉之下“偶然命笔”。坦诚说,当年开始和书画结缘,对字画的欣赏能力,僅是中学程度。之所以胆敢下手,纯因识得这几行题字。字中的清湘是明末苦瓜和尚石涛,衡山则是文徵明。想当时董老大笔一挥而就,对此墨兰深感满意,自认可以和上述二人媲美。“识者得勿笑其拙欤“更是关键之语,明看自嘲,实乃自许,沉吟再三,遂将此”拙作“携归。

何海霞扇面画《桃源图》

何海霞扇面画《桃源图》。
何海霞扇面画《桃源图》,55 cm 宽

何海霞扇面画《湘西山水》

何海霞扇面画《湘西山水》
何海霞扇面画《湘西山水》,55 cm 宽

何海霞扇面画《雪霁图》

何海霞扇面《雪霁图》
何海霞扇面画《雪霁图》,55 cm 宽

动态之雪易绘,静态之雪难描,静心细观,自能看出画家如何勾出厚重的雪坡。左角之雪,更添点睛之妙。

何海霞扇面画《严子陵钓台》

何海霞扇面《严子陵钓台》
何海霞扇面画作《严子陵钓台》,55 cm 宽。

缅怀旧游,兼忆故人,因情成画,字逐情生。霞翁此字,已览卅年。

何海霞国画作品《云起图》

何海霞《云起图》配图01
何海霞《云起图》。尺寸:66cm x 31cm。

1988年某次画展,同行陈君一见这幅水墨,即说可以收藏。陈君国画科班出身,眼界颇高;笔者看不出妙处,但再三思虑,终于第二天赶去买下。

画题出自汉高祖名句”大风起兮云飞扬“(《大风歌》)。起初注意力放在近处,图中之士,心思令人寻味。何老是大风堂门人,是老骥伏枥,志在高山?抑或四围重雾,路在何方?

后来何老获世人推重,再看此图,顿觉精简犹其余事;远山水墨淋漓,实乃点睛之笔,山成则满纸烟云顿生。高士心中,或有”安得慧眼识此山“之叹。

近日再读此画,另有所悟。原来“画中云”乃“心中云”,告诉读画之人,只要山高,自见云起,云起云落,何碍巍然?绘艺千古事,得失寸心知,是画家对自己艺坛位置的肯定。寥寥数笔,有如禅师机语。画家心中之云,数十年方能读懂,陈君之眼,实不寻常!

黄永玉国画作品《荷花图》

黄永玉水墨画作品《荷花图》。
黄永玉《荷花图》,尺寸 : 95cm X 89cm

黄永玉精粹小品

黄永玉这张小品,说明“人”之可贵处,在于做了决定后一往向前,永不言退。 尺寸:34cm X 34cm

黄永玉善于用简单笔触,描绘出意义深长画外之意。雁鸟尚知道“人”字之庄厳,向万物之灵的人类学习,但世上似乎有很多人,还没有掌握这个字的真意。

张瘦石对联书法

此联隶中带草,饶见功力,孤芳自赏,游子情怀,是张老得意之作。

张瘦石五言隶书对联。
尺寸 : 2 x [ 39cm x 146cm ]
张瘦石为南洋第一代书家之佼佼者,专攻北碑,曾任南洋大学中文系主任。此联乃自叙怀抱之作,隶中寓草,笔触刚劲, 比一般隶书多几分飘逸不羁之气,曾多次展出,乃其得意作品。